全国咨询热线:+86 139-2232-4472

kok平台_首页——不该被忽略的战疫者

类别:媒体报道 发布时间:2018-05-26 浏览人次:


为了大家的不出门,如今在城市街道上穿梭忙碌最多的,恐怕就是他们了。
 
这将是一次被载入史册的“春节不打烊”。
 
2020年1月23日,武汉“封城”。
 
枢纽级别的特大城市,突然像是演员还没上台的舞台剧。只有钢筋混泥土构成的背景板,孤零零地伫立着。
 
时间没有静止,和“新冠肺炎”有关的争分夺秒一直在幕布之外进行着。
 
直到骑着电摩的身影陆续出现,他们和电摩储物箱中放置的重要物资,顺着城市毛细血管,通向防盗门后抵御着疫情的普通人。
 
“生命在我无所谓命运,心宽一尺路宽一丈,敞开心扉善待所有人。”
 
这是饿了么武汉骑手侯鲜梅的微信个人签名。41岁的她在武汉“封城”后的一星期里,主动报名参与公司的春节值班。
 
她负责的配送区域横跨硚口区、江岸区和江汉区,其中覆盖近十家医院,还有因急缺医疗物资主动向社会请援过的武汉协和医院。
 
侯鲜梅已经不年轻了,这个在武汉定居17年之久的荆州人,本可以在家等待疫情出现转机。异地工作的儿子还特意打来电话,叮嘱她特殊时期不要出门送餐。
 
但她还是决定参与这次特殊的“加班”,用自己的善意和坚持,与定居17年之久的“第二故乡”并肩作战。
 
“送餐到医院有什么可怕的,医生护士都不怕,我们怕什么!”
 
空旷的街道上,侯鲜梅并不孤独。那里穿梭着各种颜色的快递小哥,他们的配送任务各不相同,但每个人都知道,自己今天扮演的角色与往日不同。
 
据京东物流数据显示,今年春节的订单是往年的四倍。面对这次远超电商大促的工作量和精神压力,快递小哥们用质朴的微笑和话语相互打气,还不忘温柔地感动着整座城市。
 
在武汉疫情首次爆发前后,武汉的医护机构就开始了连轴转模式。有好心人匿名为武汉病毒研究所点了一份“暖心外卖”,这个订单被分配给了21岁的站点骑手樊弘洋。
 
送单过程中,樊弘洋路过水果店又自己买了一份草莓夹在订单里一起给到了对方。在接受采访时,他轻描淡写地说:“也算尽份绵薄之力。”
 
诗里找不到的小温柔,自发绽放在城市各处。但微笑和善意背后,快递小哥们在疫情中承担着远超职业范畴的压力。
 
“送货时会害怕吗?”
 
对于这个问题,京东物流高小龙的回答是:“不是特别紧张,非典期间我还在四川阿坝州当兵,当时就担任过一线卫生员。”在同事中间,他往往会带头打气,给大家普及相关的防护和消毒知识,反复安慰他们“不会有事的”。
 
在疫情与情绪的双重叠加下,没有人可以完全控制内心不起任何波澜。但他们,已经是城市所能依赖的一股不可替代的力量。
 
在武汉“封城”管控交通后,快递小哥就成为物资配送环节的主力。
 
这一趋势很快在全国蔓延,过年期间,全国各地的口罩和消毒水订单激增。
 
在库房值班的工作人员几乎片刻不离,《长江日报》的直播中,一位快递小哥始终背对镜头整理货品,仅在空挡时间坐在小板凳上吃两口父母送来的饭菜。
 
“我得在岗,不然武汉人民的口罩怎么取。”
 
几乎所有快递物流类工种都在超负荷运转,为在家隔离风险的普通人送上柴米油盐和抗疫物资。他们彼此也许素不相识,却让感动在城市间昼夜穿梭。
 
1月28日,一位上海用户通过盒马公众号,为独居在武汉的93岁外公寻求帮助。接到这个特殊的请求后,武汉盒马鲜生员工自发上门为老人送去瓜果蔬菜。
 
武汉之外,因疫情产生的供求关系失衡同样在蔓延。原本的配送通道因封路、社区禁入等原因受阻,这大大增加了快递员的工作难度。“配送至凌晨”不是什么稀奇事。
 
大部分用户对此持包容态度,他们也在重新认识那些以前经常见面却叫不上名字的快递小哥。
 
物资紧缺时期,有买不到食物和口罩的用户,在美团APP上使用买菜功能碰碰运气,捎带手下单了N95口罩等必备物资。结果没过多久,就有美团的快递小哥扛着米面排骨出现在指定地点。欣喜之余用户为美团小哥包了一个红包,却被婉拒。
 
“这是我们的工作,不能收。”
 
很多人对快递小哥的记忆只有5秒,这是说完“您好,这是您的快递”这句话的时间。
 
他们总是提前城市一步苏醒,又晚于城市沉睡,却很少被城市所真正理解。
 
电商购物的订单量每年还在水涨船高,外卖商户24小时营业成为一种全新的竞争趋势,还有“越来越好用”的催单功能……即使是在那些岁月静好的日子里,忙碌和奔波也是这个职业的常态。
 
与之相伴的,还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。
 
2016年4月,一段主题为“快递小哥被扇耳光”的视频出现在网上。
 
一边是嚣张跋扈不断扇人耳光的打人者,一边是低头道歉任打任骂,仅因为在狭窄道路与车主发生轻微剐蹭的年轻顺丰小哥。
 
在网上一直低调寡言的顺丰总裁王卫站出来,发布了一条朋友圈。
 
“如果我这事不追究到底!我不再配做顺丰总裁!”
 
最终,打人者得到了应有的行政拘留处罚。10个月后,那位被打的快递小哥和王卫一同作为嘉宾,出现在顺丰控股深交所上市的敲钟仪式现场。
 
为王卫点赞的同时必须要明确一点,“王卫们”力所能及之处是有限的,而制度夹缝中的尴尬境遇是无限的。童话故事般的反转,并不能改变快递小哥这一群体身份在当下所面临的困境。
 
因为“差评”机制与绩效挂钩的机制,大部分快递小哥在与客户的沟通中处于劣势地位。在快节奏的工作生活中,整个社会的压力都在顺着不可言说的都市鄙视链向他们身上传导。
 
据齐鲁网报道,2017年7月,中通快递湖南株洲天元分公司快递员郭某因迟到5分钟,先是遭到收件人用太阳伞把殴打,随后还被一男子踹倒在地,导致郭某大小便失禁。
 
事件最后虽然得到了警方的介入,但这种常人难以想象的“飞来横祸”还在时不时的发生着。
 
2018年11月,网上出现一段“快递小哥在雨中嚎啕大哭”的视频。
 
据说这位冒雨送快递的小哥在送件出来后,发现车上的剩余快递被人拿走了许多,损失部分将由个人垫付,然后他在雨中歇斯底里地哭了起来。
 
几乎所有看过视频的人第一反应都是“心疼”。他们是可敬的体力劳动者,却被类似的事情反复刺痛着。
 
即使是在万众一心的抗疫之战中,也有类似的事情存在。
 
2月2日,广东深圳市疾控对3例社区传播病例情况进行发布。其中一例为年轻男性,在没有明确接触史的情况下发病,发病前14天的潜伏期里一直在深圳送外卖。
 
自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以来,美团、饿了么、京东、顺丰等企业都推出了保护用户安全的“无接触配送”,并且为配送员工提供了口罩、护目镜等全套安全设备。在这样充分的准备工作下,依然有快递小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感染“新冠肺炎”。
 
心痛的同时,不禁让人为他们捏一把汗。特殊时期,快递小哥竟成为“高危职业”。
 
然而,这位不知何故感染上“新冠肺炎”的小哥却在网上遭到了一些人的无端诋毁和谩骂。

推荐阅读

kok平台_首页——愿得一心人:硅谷亿万富豪们的

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相传汉代文人司马相如富贵之后意欲纳妾,感到被冷落的糟糠之妻卓文君便作了这首《白头吟》吐露心迹;司马相如读后大为不忍,想到当年卓文君甘于清贫...

2020-02-15
kok平台_首页——复工4天,餐饮企业的日子好起来

2月10日以来,全国大多数企业迎来复工复产。对很多机关单位和企业来说,员工集中用餐成为疫情防控工作的重点之一。疫情之下,上班族也从发愁午餐吃什么变成午餐怎么吃,毕竟这...

2019-11-28
kok平台_首页——零售商已经不愿意卖口罩了

谁能预料,今年最紧俏的年货居然是口罩。 在武汉只有十几例确诊病例时,微信群里还传着我劝爸妈戴口罩,爸妈劝我穿秋裤,谁也battle不过谁的段子。如今,戴口罩出门成了共识。不...

2019-09-11
kok平台_首页——愿得一心人:硅谷亿万富豪们的

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相传汉代文人司马相如富贵之后意欲纳妾,感到被冷落的糟糠之妻卓文君便作了这首《白头吟》吐露心迹;司马相如读后大为不忍,想到当年卓文君甘于清贫...

2019-06-24
kok平台_首页——在线设计工具平台“爱设计”获

2月14日消息,据36氪报道,在线设计工具平台爱设计已经完成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,本轮投资方为心元资本。 据悉,本轮融资将用于版权投入、图片素材供应链完善和用户体验提升。...

2019-04-06
kok平台_首页——沃尔沃缺钱,吉利缺故事

吉利汽车和沃尔沃为期十年的恋爱长跑有望修成正果。 2月10日,在香港上市的吉利汽车(00175.HK)宣布,正与沃尔沃管理层讨论将两家公司进行业务整合,从而组成一个更大的汽车集团...

2019-01-17
X